• 流亡者之死 [圣多美和普林西比]艾列格勒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仿佛永恒的冰雪,前额顶戴 一座险峻无比的云外高山, 你那振翼飞升的白色幕幔…… 啊,自由!请你医治我的悲哀! 你的接吻残酷又仁慈, 我的耳边响起快乐的声音, 你的话语公正又宽容, 为流亡者与希望订了婚誓! 而要知道,流亡者在你面前哭泣…… 你不要走开,不要把我带走! 这里是我的命运——忧郁,麻木, 平静的天空在眼中迷失…… “啊,你是谁?” “死亡救星!” “我衷心感谢你的拯救!” (汪剑钊译) 【赏析】 艾列格勒故国由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两个大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遗嘱 [乌克兰]谢甫琴科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当我死后,请将我 在坟墓里安葬, 葬在亲爱的乌克兰 茫茫草原中央, 要让我能望见原野 和第聂伯的浪潮, 要让我能听到河水 在陡岸下咆哮。 待到滚滚河水洗净 乌克兰的地面, 把仇敌的全部污血 冲进大海碧蓝, 我才会离开山岗平原, 飞向上帝去顶礼…… 在这一天来到之前 我不承认上帝。 安葬了我,就站起来, 砸断身上铁链, 用凶残的敌人之血 去把自由浇灌。 在自由的大家庭里, 在新的大家庭里, 别忘了用告慰的话 轻声向我奠祭。 (飞白译) 【赏析】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我踏着下午的旅途 [西班牙]安·马查多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我踏着下午的旅途 走着我的梦之路。 金的丘陵,青的松林, 路边橡树蒙着灰土…… 我只是一名过客, 不知被小路引向何处, 迎着渐降的暮色, 我的歌低吟轻诉: “我心里曾有一根 热情的刺;我狠狠心 拔掉了刺,但我如今 再感觉不到我的心!” 霎时间田野凝思, 周围一片阴郁肃穆, 只有那风声簌簌 吹拂着河边白杨树。 暮色啊越来越浓, 路途啊渐渐朦胧, 这蜿蜒而微白的路 在暮色里消失无踪。 我的歌啊重新呻吟: “尖利的金色的刺啊, 但愿能再感到你 深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白帆 [土耳其]菲克雷特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一叶扁舟轻荡在海湾之中, 你观赏着这破浪的游戏, 白帆的轮廓十分清晰, 远比黄昏时刻更为匀整, 啊,快乐,你无法 与你白翼的姐妹相提并论。 她饱吸了波涛的弹性, 为海市蜃楼的蔚蓝所蒙骗, 闪烁着天鹅羽一般的洁白, 走过一条孤独的小径, 充满了她无言的颤栗, 带走了谁个热烈的心魂。 远海显得轻盈而明朗, 仿佛片片洁白光滑的海羽, 和古怪的蝴蝶争论不休, 张开两只蛋白色的翅膀。 她环抱着远方的海岛, 浓密的大雾布满港湾之上。 幻想以白亮的曙光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海盗之歌 [西班牙]埃斯布隆塞达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乘风破浪, 十门大炮; 不是航海, 而是飞行。 恐怖是名, 海盗是姓。 方圆百里, 谁人不惊。 明月当空, 海风阵阵, 激起波涛, 白浪翻滚。 左是亚洲, 右是欧美, 首领遥指 伊斯坦布尔。 “我的勇士, 向前航行, 没有敌舰, 风平浪静。 无私无畏, 所向披靡。 二十女俘, 为我效力; 大英帝国 闻风丧胆。 一百国家 向我称臣。 战船是宝, 自由是天, 武力是法, 大海是家。 战事纷起, 只为寸土; 君王丧命, 只为权柄。 大海之中,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痛苦 [西班牙]马·马查多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我的痛苦 令我愤怒, 我要把它驱逐。 我不知道 它来自何方, 似流水归入大海, 像野花在五月盛开, 如晨风吹进森林。 它在我心中筑巢, 仿佛酸涩 渗透嫩绿的柠檬; 又好比肆虐的蔓藤 攀悬、缠绕 我的心窝, 阻塞我的血脉。 我不知它来自何方 去往何处。 我只知它像一条绳索 将我紧紧缚住。 (赵晓林译) 【赏析】 马努埃尔·马查多的诗作大多深沉忧郁,具有明显的现代主义色彩。 痛苦,看不见,摸不着,不知它藏身何处,也不知它从何而来。可是它又实实在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忧郁的玫瑰 [西班牙]巴列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有一个时候,我是星星的牧人, 我的生活,犹如灿烂的歌。 对于我,最美的事物就是 一个象征: 玫瑰,姑娘,阿庚叶。 世界的和谐的声音,是一阵 撞碎在黄金海滩上的蓝色波浪, 歌唱着月亮潜在的力量, 盖过了人间合唱的命运。 伊壁鸠鲁给我装满的酒罐, 半人半羊的山神给我山野的欢乐, 阿卡迪亚的牧人则是他自己蜂巢的蜜。 有一天,我听了远方水仙女的歌, 我的忧郁的灵魂就着了魔, 于是我向着梦想航行而去。 (王央乐译) 【赏析】 巴列-因克兰钟情于玫瑰。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致伟大的零 [西班牙]安·马查多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一当“存在”创造出了“无”, 就去休息,它功德圆满; 昼如今有夜,人的伴侣呢? 人就与爱人的缺席为伴。 人的思想出现了:“要有暗!”① 他把空的宇宙蛋高高举起, 无色彩,无重量,也无热力, 只是空无实质的烟雾一团。 这总体的零,空洞的球体, 你想看见它,就必须挺立, 今天,人的腰杆代替兽的背, 如今实现了“不存在”的奇迹, 诗人,从边界上祝一首诗—— 向死、向寂、向遗忘,举杯! (飞白译) 注释: ① 这句话与《旧约》中上帝创世的第一句话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谚与曲(选三则) [西班牙]安·马查多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走路的人,你的足迹 就是路,别无其他路。 走路的人,世上没有路, 人走路才形成路。 你走路才形成路, 当你回头看看背后, 就会看见一条小径—— 一条你永不能再踏的路。 走路的人,世上没有路, 只有海上的航迹。 * * * 我们的西班牙人在打哈欠。 是饿?是困?是厌烦? ——大夫,是胃部空虚吗? ——不,空虚的主要是头部。 * * * 又一个西班牙人想要生活, 他的生活才刚刚开端—— 在一个奄奄待毙的西班牙 与一个打哈欠的西班牙之间。 新来到世上的...

    0 次 0 条

  • 罪行发生在格拉纳达——致费德里柯·加西亚·洛尔迦 [西班牙]安·马查多

    2021-04-17 南京桑拿网 名诗鉴赏

    1. 罪行        人们看见他—— 被枪林围着 走过一条长街 走到寒冷的田野, 还有星星,在黎明前。 他们杀了洛尔迦, 在第一线晨光下。 一排刽子手 不敢正视他的脸, 全都闭上眼睛 嘟哝着:“上帝救不了你!” 费德里柯倒下了 ——血染额上,铅在胸膛—— ……要懂得: 罪行发生在格拉纳达。 ——不幸的格拉纳达——他的格拉纳达…… 2. 诗人与死神        人们看见他独自与死神同行, 坦然面对着她的镰刀。 ——太阳照到了一座座塔。 铁锤在...

    0 次 0 条